独立志

独家专访 INTERVIEW

奥博 长一点的是歌词,短一点的是歪诗

VOL.89 2015.11.11
分享到:

采编/Cerasus


被称为“奥爷”的奥博在他的豆瓣小站里有一页很诙谐也很酷的自我介绍——一米八四的个子,民谣圈里上等偏上的长相;闲来写写歪诗,抓两个和弦就变成了自己的民谣......仔细想想,这难道说的不就是最开始我们印象里对民谣歌手的看法吗?只不过奥博恰好长得比较帅。


奥博和他的朋友有一个名叫RS417的组织,有点类似于当初的麻油叶。几个志同道合的民谣男生聚在一起写写原创做做演出,就成了一个圈子里有不少听众的民谣团队。至于奥博和朋友们会不会想把RS417变成下一个麻油叶,这可谁也说不准。


All About 奥博


音乐人2

音乐人2

【RS417这个民谣组织是你、银团长、洪师傅和杨烁组建的,这和麻油叶那个民间组织一样吗?介绍一下你们成员,也说说这个组织的大概情况吧。】


要说RS417和麻油叶有一点点类似的地方,可能只是我们几个恰好都扒拉扒拉吉他唱唱歌,但当初并没有像他们那样作为事业和梦想。本质上还只是几个哥们儿聚集在一起的一个名号。大学的时候我们住在一个门牌号417的宿舍,一到冬天北方的暖气让小寝室热得不行,大家叫唤着热死417了,于是得名RS417。银、洪敬一和我各自会写自己的歌,每次去后海的一些酒吧演出轮番上场;烁爷是大家的鼓手和调音师,除了音乐,在一起做设计,吃火锅,喝些小酒侃侃大山,没事儿郊区溜达吟一些个拍脑袋想出来的不着边儿的歪诗,组成了完整的RS417。


音乐人2

音乐人2

银是我们几个里吉他最6的,有时候撒欢儿玩儿一些乐队的歌他就作为主音吉他,我是旋律 敬一是贝斯,烁爷鼓手。银从初中开始弹吉他,很多吉他上的东西也都和他学习。所以我们在RS417里管他叫团长。


洪敬一算是我们中最具浪漫主义色彩的成员。热衷于中国传统文化,曾经伙同我们几个从教室偷了一张小桌子摆在宿舍,供其写书法画国画,读书品茶(吐)。他写的歌在我们听来比较黑色幽默,既浪漫又想笑的感觉,除了做自己艺术家的事情以外,偶尔客串个贝斯手。


音乐人2

烁爷是我在音乐方面学习最多的人,也是一个一直有音乐梦想的人。他会在我们写歌的编曲方面给一些意见,同时也是一个我们都很佩服的鼓手。也许像烁爷这样的鼓手在北京还能找到几个,但他自己在我们排练室攒出来的内套鼓,你可能在北京真找不出来第二套。只能说,会玩儿!


另外像闭哥,图图,鹏哥,艾克,DUE,张同,晶晶,lve算是我们RS417小圈儿里玩儿的比较好的朋友,个个身怀绝技,也对我们的创作和演出有很大的帮助。


【北方朦胧派,为什么这么称呼自己?】


纯粹是他们几个岔出来的帽子。一次我把《离开吧 离开吧》写好了弹给他们听,之后反应也是一脸茫然不知所云,晃了半天憋出一句“挺TM朦胧的,挺好。”然后最有文化的敬一就说你这流派可以叫北方朦胧派,然后笑。其实大概是这首歌用了一些来自一年四季的意象堆叠出来一个故事,的确挺TM朦胧的,也没想着再有啥标签,就一直这么挂着。


音乐人2

【樱花西街、林翠东路、北兵马司、百花深处,这几个词分别是你页面的名称。大概都可以统一理解成为路名或地区,对你有什么特殊的寓意或者表示吗?还是仅仅觉得好听?】


这四个地方都是地名,是我从小到大在北京几个印象深刻的地方,名字也很美。


我的大学在樱花东街,和樱花西街相望。两条街车少人少,两边的杨树长了几十年,枝叶在天空交接在一起,每年秋季的时候两边黄了的叶子都能把我感动一次。


林翠东路在我家附近,夏天傍晚很爱在那里散步,可能景致不比樱花街,但毕竟是家嘛。


北兵马司是儿时的一些记忆,当时那附近有玩具店,小时候一大乐趣就是和发小坐着公共汽车去那边淘换有意思的小玩意儿,即使现在想起这个名字还会有小孩子得到喜欢的玩具时那种兴奋感!


百花深处是每次去琴行以后回家的必经之地。新街口那边很多琴行,买设备调琴什么的会经常光顾。每次满载而归的时候会路过那个叫百花深处的地方,没有停留或者进去过那条胡同,却每次都会被那个名字拉到无限的想象中去,每次都是。甚至会怕真的进去看了,跟想象中不一样会很失落(笑)


【你对旅行似乎也挺感兴趣的(在微博上会看见你偶尔出去“转转”),去过的地方最喜欢的是?没去过的地方最想去的是?为什么?】


小时候我爸出差比较多,假期也喜欢跟着他到处跑。稍微长大一些的时候就跟我内发小每年假期都出去转转,最多的时候一个暑假会坐着绿皮车跑四五个城市。我比较喜欢人少的地方,用我发小的话就说咱们这次又去哪里,那里会比较“野”。即使是去一个城市里面也不爱去中心地区,相比之下更爱走街串巷的过上一天。最喜欢的地方.....胡列也吐,丹巴,稻城亚丁,木格措湖之类的吧。


在《行吟诗人歌》里我想写的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喜欢那种在路上走走看看的感觉,目的地其实没太大吸引力。只要人少,地方味儿足就行!


【据说平时会做设计,是哪方面的呢?可以给我们看看你最满意的设计作品吗?】


我是学工业设计的,大学以前是美术生。最早做一些首饰,现在在做有意思的办公用品设计并且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有意思的是RS417的成员都在公司内部任职,我们自己的品牌叫無為而制SPONTANEOUS。所以做民谣音乐这件事也是我们除了在设计产品之外最重要的情怀调味品!


音乐人2

音乐人2

音乐人2

最满意的设计?那一定是下一款产品。永远都会是下一款产品!


【独立音乐人总有那么几个被称为“诗人”,不论是他们写的词还是平时说的话,你有喜欢的某位“诗人”吗?跟他们相比,你觉得自己的不同之处在那里?】


热西才让旦和尧十三。这两位音乐人都是曾经用音乐里的故事让我掉过泪的。


热西才让旦是一次去杭州的时候偶然在西湖附近的一个音乐书吧里听到的,真是干净至极。一个人演唱六个声部的和声,配上属于自己民族的调子和乐器,特别震撼。他的语言我听不懂,但是完全可以感受到来自声音里最纯粹的情感。不论描写父母还是家乡的风景,都深深打动了异乡客。也从那次深切感受到当语言失去作用无法描写时,声音就是最好的诗。


尧十三的音乐也融合了很多来自家乡当地的特色和自己的经历,可能所谓好的民谣并不是那些会烂了大街的矫情,而是只有经历过或者听说过的那些真实。觉得听他的作品最牛的地方就是亮点并不只是歌词漂亮或者曲子好听,而是他的词和编曲互相能成为对方的点缀和呼应,两者恰到好处。没有哪一边是会在一首作品里单独跳出来的。他对每一种乐器的性格和用词的选择控制力都特别强,有着并不是科班出身就可以做到的天才。


相比于这两位我觉得不论是走过的地方还是经历过的世事我都暂不可企及...不论是做设计还是写民谣都该向他们学认真经历生活这件事儿。其实他们在我眼里并不是诗人,我自己也不想做个贴着诗人标签儿的商品。他们都只是在用一种本性而朴实的方式表达经历,我喜欢他们就是因为有经历的人身上都发着光。


【写诗和写词对你来说会有什么区别?能不能给我们念一首你自己写的诗?】


没啥区别吧,如果长一点儿的能唱起来的就算歌词,太短的太歪的就当一首小歪诗。前年夏天随小轮出海时突然想到几个句子,我把它整理成一首湿(笑)


诗人之所以还能写出诗来,是因为不够绝望/在海上漂荡时 多愁善感/ 却知道 终究要回到岸上。-----《诗人虽然悲伤却从来不懂绝望》


我一直觉得“诗人”放到现在算是个贬义的标签儿,现在网上朋友圈儿里很多能被称作“诗”的大部分也只是个矫情的段子而已。所以有时候憋到非装逼不可的地步也会记录下当时的所想,称作“歪诗”以自嘲。


音乐人2

音乐人2

音乐人2

音乐人2

一些人物和生活速写


分享到:
去TA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