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志

独家专访 INTERVIEW

Yndi Halda 我们的音乐和后摇没太大关系

VOL.105 2016.06.03
分享到:

十年前,Yndi Halda 的第一张专辑亮相,次年来华巡演。他们以弦乐为主导的后摇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音乐中的诗性寄托了无数的情怀。


这么多年来,人们一直在等待他们的新专辑,一等就是十年。今年 3 月,他们终于发布了新专辑《Under Summer》,带着暌违已久的声音再次来到中国。


我们约到了他们的采访。像许多后摇乐队一样,他们对“后摇”这个标签也不是特别认可。


【07 年你们曾经来过北京,当时你们这种风格(姑且算器乐摇滚)在中国还不是那么被人熟知,关于那段经历有什么记忆深刻的事儿吗?】


James Vella(吉他手兼主唱) : 9 年前中国之行是一次很棒的巡演经历,我们非常期待能再次去到中国。那次巡演我们见到了很多可爱的中国朋友,还品尝了非常美味的中国食物。我个人对深圳的演出印象尤其深刻,因为在我 15 岁时曾经和一个住在香港的朋友一起去过深圳,感觉中国的城市环境和语言跟我的家乡完全不同,所以冲击力很大,也给了我许多启发。现在十多年过去了,我非常想看看那边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这次巡演还有一些我们从来没去过的城市,像是杭州、武汉等,我们都非常期待。


Jack Lambert(吉他手): 我最特别的感觉是,我们的音乐能穿越大半个地球,来到世界另一边。记得有一次在台北演出,一位乐迷竟然有我们最早录制的三首歌,那张 CD 是我们全手工制作的,每一张的细节都不一样,我们还自己参与专辑封套的制作。那时候我们没有签任何厂牌,也不知道怎么把音乐传播出去,所以当看到地球另一端有人居然有我们最早的 CD,感觉真的特别美好。也许这就是音乐影响世界的方式吧,它可以穿越全世界,为此我们感觉很幸运。很希望能再有一次这样的经历。


【《Enjoy Eternal Bliss》在中国非常受欢迎,在评分网站(豆瓣)上有 9.0/10 的高分。直到今年三月,你们才推出新专辑《Under Summer》,这近十年的时间你们在忙什么呢?】


James Vella:很多人都问我们为什么花费了 9 年这么长的时间,但其实我们很喜欢新专辑的一点正是它花了 9 年时间。在这些年里,乐队所有成员都十分忙碌,有一些歌我们在以前的欧洲巡演就开始写了,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做不同的工作。比如 Jack 获得了建筑师的资格,我除了担任 Yndi Halda 的主唱、器乐演奏,还有着自己的个人乐队计划 A Lily。除了担任乐手,我自己还在 fatcat 唱片公司工作,所以一点都没闲着。但我们总会聚在一起,迸发出新的灵感,不知不觉就过了 9 年。在这么长的时间跨度中创作是非常特别的。


Yndi Halda

【新专辑中有许多新的尝试,包括一些民谣段落和人声,这是你们想要摆脱后摇框架的体现吗?或是有其他的考量?在你们自己看来,新专辑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James Vella:在我看来 Yndi halda 的音乐和后摇这个类型没有太大关系,我们一直在努力摆脱类型的限制。别人把我们称作后摇,其实我感觉不太适合。如果你想用民谣来描述我们的音乐,我也不反对。


说实在话,我们甚至没有刻意去选择、就开始写出包含人声的旋律。也许是因为我们想要让新专辑能比之前表现更多东西,也可能是因为某些情感通过歌词更能明确地表达出来;但这些都不是为了想要与旧作做区分或突破。加入歌词的想法在我们完成了器乐部分之后,就自然而然地浮现了出来。


Yndi Halda

【乐队成员毕业后大家都有了各自不同的工作,对于维持乐队而言是很困难的。你们在学生时代发表的首张唱片《Enjoy Eternal Bliss》为你们赢得了很高的声誉,然而在之后的创作中,你们有没有遇到瓶颈或困难呢?】


James Vella:确实是这样,乐队成员几个人都住在不同的地方,距离也较远,因此我们几个要聚在一起排练不是很容易。基本上只有大家都有时间的周末才能聚在一起排练。但我们都知道排练对于乐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然而时间确实是一个问题。这也是《Under Summer》这张专辑在前期创作的期间最困难的一部分。所以新专辑能顺利完成其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结果我们非常满意。


Yndi Halda

【现在的音乐产业已经变得相当数位化了,跟你们之前发行《EnjoyEternal Bliss》时相比;在这样的环境下发片,你们有什么想法?】


Alexander Petersen(贝斯手):老实说还蛮可怕的,有时候我觉得在现在的环境中创作音乐、发行唱片就像是在海啸中逆流而上一样困难。现在有数以百万计的艺人乐团,也有着无数能够发表音乐的途径,但我并不觉得这让事情变得更简单。 Soundcloud、Spotify 和 Bandcamp 这一类网站的确提供给很多人去认识新的音乐,但这些网站所提供的作品几乎是无穷无尽,而且没有任何一个平台会告诉听者,在这些歌曲背后,创作者花费了多少时间、心血和金钱;因为听者根本没有时间去了解这些东西。在这方面我非常尊敬像 Vashti Bunvan,她完全避开了当下的这些平台;或是 Mount Eerie 之类的艺人,他们完全适应了这样的环境,而不是必须照着市场的规矩去走。


【巡演开始前再和中国的乐迷打个招呼吧?】


感谢你们的采访,十分期待在中国见到你们!


Yndi Halda

采写/太空人



分享到:
去TA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