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志

独家专访 INTERVIEW

浆果商店 这支来自嬉高地电台的乐队,有个希望自己舌头特别厉害的主唱

VOL.104 2016.06.01
分享到:

浆果商店

这张名叫(没错,就是《狮子王》那句话)的专辑,来自浆果商店乐队。


乐队的三个中国人来自杭州独立音乐电台——嬉高地电台。所以大概是杭州最了解每个乐队背后故事的乐队了吧。


中国人和中文特别厉害的非洲人的组合,始终在歌里面带有非洲野性的释放。无关小情小爱,没有阴郁和冰冷,只有热情的跳跃。偏爱爵士的鼓手经常有奇奇怪怪的想法,这样的律动加上摇滚的编曲和演唱,主唱台上忍不住扭的像个弹簧。


主打歌< Jumping Tongue>,大概是主唱希望表达自己舌头特别厉害吧。


浆果商店

我们采访了厉害的主唱A-di,关于这张刚刚发行的 EP。他打的字不少,但是非常好读,跟浆果商店的作品一个感觉。


浆果商店

【乐队的三个中国成员都来自杭州独立音乐电台 —— 嬉高地电台,简单介绍一下这个电台的情况吧~ 三人分别负责什么工作?如何决定一块儿玩乐队?爵士摇滚的风格又是如何确定的?】


嬉高地电台是2013年中旬左右的时候,我们开始做的一个独立网络电台。原本就是看周围的音乐人没人给他们放歌(那个时候),所以我们就想当那个能放他们的歌,又肯为他们吹牛逼的人。然后到现在访问的有“香料、DJ Onichan、Bloody Woods、树、祁紫檀、花伦、耳光、V-Day、鬼否、惘闻、刺猬、触执毛、Power Milk、反光镜、鲸鱼马戏团、声音玩具、小巫师、卧轨的火车、晕盖、口水军团、AV大久保、shuffle、后海大鲨鱼。”大概这些。基本上属于不聊音乐,一起吹牛逼的节目。你要不要听听看。


浆果商店

电台成员其实说起来不止三个,由于这不是一篇电台采访,那我就略去这部分了。我(A-di)基本上就是什么都做,有事就找我的那个人;小米主要负责节目制作(所以目前也在像音乐制作人方向转);小豆就负责卖弄他比我们深厚的音乐修养。


决定一起玩乐队基本上是因为大学毕业后,当年一起玩乐队的小伙伴都跑了,就剩我们几个了,光上班又没劲,所以就在一起玩了。就和创业初期的团队一样,开始的合伙人,都是身边的人。


认真说,浆果商店之前,我和小豆有个翻唱乐队叫Jump Tongue,因为当时就有了这首歌的雏形。后来写完了,现在的乐队也就成型了。所以就以这首歌为基了。“爵士摇滚”,恩,就这么写写,你觉得是什么风格呢?


【做电台的过程中,面对面采访过这么多乐队,有喜欢到想作为榜样的吗?他们的故事会影响到你们自己玩乐队的态度吗?】


老实说,换作谁都会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装作人模狗样的,多少得表现自己好的一面吧,所以采访之后,喜欢的还是喜欢,不喜欢的还是不喜欢。还是按照自己原本的理解来。但好在大部分乐队在面对我们采访的时候,还是真实的。所以我就是欣赏那些给你一副随意,甚至吊儿郎当的模样,但是做音乐认真的家伙们。特别不官方的说,上面列出的乐队,都如此。


但目前我们乐队,至少是我,还是停留在“吊儿郎当”的阶段,音乐还不算做的出色。老实说,电台和自己的公司,更较真一点。音乐相对是一个轻松的事儿,好好玩,但也作为乐队成员忙碌工作之余的一个聚会和休息的课外活动。我们就想成为一支写着简单歌曲的快乐的乐队,所以尽量让大家保持玩乐的心态吧。


浆果商店

【一开始看到“浆果商店”,我想到“红色浆果”和“便利商店”两支乐队(笑),英文名是 The Jungle Shop,是如何取名的呢?有什么含义吗?】


你要听实话么?应该不是那么组合而来的。


我不算是一个善于取名字的人,“嬉高地”和“浆果商店”基本上算是超常发挥。“the shop”好像是当年我看《尼基塔》的时候的一个反派 boss 团体,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jungle”源于我们黑人鼓手 Paul,哈哈。你就这么理解好了。你觉得这三个单词连起来是什么感觉呢?


最后表个态,我是一个反对解读派。(生造词语,反正就是任何作品,都倾向于受众的自己理解。而不由创作者进行解读创作含义。)


2013年成立,今年5月才开始发布录音作品,一直在忙什么呢?参加的演出多吗?觉得杭州目前的独立音乐发展如何?有喜欢的当地乐队推荐吗?


其实录音是2014年冬天就开始了,团队协作的事情,肯定是会因为其中随便谁的忙碌而一次次的改变计划,其实也挺正常的。好在,还是有成果了。大家都有工作,而且都算是比较忙的工作类型。所以“忙完这阵再说”是一个口头禅。参加演出不多,要不以后多介绍下咯,尽量是个开心的演出。


杭州独立音乐这个问题,现在来回答的话,只能说资金“风口”稍微往亚文化转了,出现了很多为“独立音乐(文化)”推广的内容或者平台的创业机构。不管大家是否有着各自的目的,但总归是让这个环境比之前,“看起来”好了不少。杭州独立音乐圈子小,演出平台,场地,音乐人,厂牌都在互相帮助。少不了很多人顶着压力做的很多事儿。现在杭州的乐队做的更为精细,也知道去运作自己。其实也就是懂得哪怕自己做的是独立乐队,那也是音乐,也需要经过市场,哪怕是小众市场的检验,至少得有些人觉得你牛逼。那是动力,是快乐,其实也是再绕也绕不开的。现在的乐队都渐渐明白了这件事。


喜欢的当地乐队,香料,鬼否,shuffle,习刁泉,还有个我不知道名字的,只在酒球会演出的,我就叫他们大 ska 乐队。


【首张 EP 《Hakuna Matata》从歌曲到专辑名再到视觉设计,都是轻松欢快的,每位成员都满意最终呈现的效果吗?接下来的创作会坚持这样的风格还是会有所改变呢?】


满意啊,大概真是年纪大了,觉得玩音乐,就要让听的人轻松和快乐。正好大家都年纪大和无脑。


生活已经那么惨了,还各有各的惨法,我干嘛要告诉你我惨啊,你难道不惨啊,你惨还得听我惨,那你得有多惨啊!!!


所以接下来,还是会快乐,无脑摇摆。


浆果商店

【EP 在5月20日上线后,在各大平台的宣传还挺猛的,作为独立乐队,是如何去争取宣传资源的呢?开始运营乐队的自媒体了么?最希望得到哪种形式的宣传?】


单作为独立乐队,大概是争取不到的,好在几年前就猜到了这点,做个嬉高地电台。


玩乐队那么烧钱,真没办法运作新的自媒体了。我们就希望我们偶尔出现的时候你还能记得。不需要你一直记得,所以也不需要乐队的自媒体。


乐队的宣传,其实最好的还是现场,大家都这么觉得吧。


【浆果商店原来还是“迷路手册”旗下的乐队,EP 制作人也是香料乐队制作人,印象中的迷路手册,音乐风格偏独立/实验/迷幻/电子,乍看有点不搭,为何会跟他们合作呢?】


迷路手册成立之初,确实是一个像你说的那样偏这些风格的组织。2012年我有次做电视节目采访陈陈陈,也是这样写的稿子。后来为什么会接纳更多的风格,那我不了解,但在那几年,“迷路手册”确实是通过“刮刀音乐节”等聚拢了杭州好多有趣的人。一直是非盈利性质的组织,但至少对我来说,无论嬉高地电台,还是浆果商店乐队,都得到过“迷路手册”的帮助,陈陈陈的帮助,小粉的帮助。这次录音也是在当年“迷路手册” 的工作室里录制完成的,感谢下制作人王沉飞。


【乐队今年的发展计划是?】


说实话,不敢有特别具体的计划。我觉得我们现在把浆果商店这个快乐的乐队和团队继续下去就很幸福了。保持快乐有时候的重点,真的是没有计划!


有空看我们一眼,也许我们偷偷会扭两下吧。


采写/陆小维



分享到:
去TA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