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志

独家专访 INTERVIEW

舒大卫 需要强力定眩丸

VOL.99 2016.02.06
分享到:

舒大卫

答/舒大卫:头晕症男孩

一个声称自己不是逗比,还是anglebaby贴身录音师,并且不解释真假的杭州酷男孩...


   【Q1:为什么老说自己得了头晕症?】


舒大卫:我有眩晕症,学名位置性眩晕症。我需要吃强力定眩丸才能停止旋转感。听起来很酷但是会难受。


   【Q2: 解释下屎得丢名誉董事长的意思?】


舒大卫:我给studio取了中文名屎得丢。它是我的厂牌。


   【Q3:微博里有好多你的摄影照片,音乐和摄影,你更喜欢哪个?】


舒大卫:没音乐玩的时候我更喜欢拍照。最近重新开始拍胶片。


   【Q4:想知道你去过最好玩的地方,发生的最难忘的事?】


舒大卫:澳大利亚人很酷,大冷天穿短裤一副我不冷的样子。路边各种音乐人表演,大家坐在台阶上边喝饮料啤酒,边听得起劲。最近最难忘应该是在悉尼玩了四千米高空跳伞。酷爽。高空中的我又丑又勇猛。


舒大卫

   【Q5:感觉你一年四季都在全国各地跑,那你都在什么时候创作和写歌呢?】


舒大卫:跑在外面的时候我会收集灵感,一回到家就会灵感大爆发。但最近很少爆发,因为太累。


   【Q6: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杭州人,你觉得杭州现在的独立音乐圈的氛围怎么样?】


舒大卫:氛围越来越好,很多酷乐团出现。


   【Q7:在杭州玩得最好的音乐圈的朋友都有谁?】


舒大卫:祁紫檀(偷喜办主唱),偷喜办的各位,小飞(香料乐队鼓手制作人),路罕罕(跑火车电台一员,我同事)


   【Q8:会介意自己老是贴上被“偷喜办吉他手”的标签吗?】


舒大卫:介意。其实很少会这么被叫。叫我偷喜办的制作人更好(我很少提偷喜办第一张ep是我制作的)。


舒大卫

   【Q9:对于你个人和偷喜办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你自己是如何把握的?】


舒大卫:偷喜办的各位都很有灵性,我们组合之后也不需要多的言语,音乐很少设计,动机出现之后大家把各自想法融合进去就差不多是一首你我都满意的作品。和他们玩在一起是三生有幸。至于我自己的音乐,更多就在说我自己或者身边朋友的事情,更自我。


   【Q10:你的音乐风格还有声音都很温馨治愈,那平时你的性格又是什么样的?】


舒大卫:应该是随性,笑眯眯或者不说话。


   【Q11:之后还会继续这种治愈系的曲风创作下去嘛?】


舒大卫:不知道,但是旋律好听是必需品。不管是自己还是偷喜办,我都这样认为。


   【Q12:关于新组的名叫:就地解散 的乐队,有什么可以透露的吗?】


舒大卫:演了一次就解散了。喜欢朋克但我不是很躁的人。


   【Q13:脸上的那撮胡子和你小清新的曲风配起来还挺有趣的,你更愿意被叫小清新还是酷大叔?】


舒大卫:酷清新不错,感觉可以吃。胡子让我觉得柔软。


   【Q14:最后情人节要到了,替你的迷妹问三个问题:单身嘛,单身嘛,单身嘛!?】


舒大卫:户口本上我未婚。


舒大卫

采写/Mika



分享到:
去TA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