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志

独家专访 INTERVIEW

Plant Cell 所有的事物,都要看好自己的时机

VOL.96 2015.12.16
分享到:

“因为我在东北生活时候经常去鸡东县和虎林市。那里的人们在冬天零下30度的大地上坚强生活的状态,让我十分震撼和感动,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叫佐藤的吉他手这么说。


本期的主角是一支中日混血乐队,佐藤是他们的吉他手和主唱。他曾经在中国东北生活了两年,最深刻的印象如上所述。想起来东北算是中日关系里比较敏感的一块,半个世纪后这位日本青年能在东北工作生活,并结下音乐的缘分,也是某种机会给到他了吧。


佐藤的Plant Cell乐队以花草系和盯鞋音乐为主要风格,唱的歌也大多和乡村自然有关。我有点把他们联想到今年很受欢迎的日本电影《小森林》。虽然地域不同,也没什么故事交集,但里面那种淡淡的牧歌式生活却是相通的。


一个人的生活和工作总是依机会而变。每样事物都有自己的时机,音乐也是。


Plant Cell

佐藤: Vocal&Guitar;枝里子 : Vocal&Guitar;真大: Bass;Nao:Piccolo bass;大嶋: Drum


看外国人如何去理解本国文化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1988年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执导的《末代皇帝》展现了他视野里紫禁城的没落与孤独。坂本龙一、Dadid Byrne联合苏聪共同谱写电影原声结合了中国传统器乐和西方弦乐,旋律或大气磅礴,或婉转曲折,至今还经常被一些国内相关主题的影片拿来引用。


Plant Cell这支成军不到一年的乐队虽然还不像前者那般受人推崇,但仍然算的上是一支非常有趣的乐队。有趣的点不仅在于乐队成员的中日混搭。更多的是在于他们的歌曲内容与旋律表现之间那种即违和又协调的微妙感觉。


一些在我们中国人看来普遍的不值一提的乡间场景,在他们的眼中似乎变成了构图精致考究的电影画面。日本音乐既有的清新明快的花草感和中国乡间淳朴的泥土气息有机地相互结合,构成了植物细胞的外壳和内核。


   【Q1:介绍一下乐队和各位成员吧,以及你们是怎么聚到一起的?】


Vocal&Guitar-佐藤,Vocal&Guitar-枝里子,Bass-真大,Keyboard-李杰,Drum-大嶋和Piccolo bass-Nao(ex.ソルトマニトオト)。2015年1月份,最初是由我和李杰发起、之后通过网络征集乐队成员。


   【Q2:Plant Cell是一支中日混合的乐队,日常生活中成员之间的沟通是用中文还是日文呢,会有交流障碍吗?】


成员间沟通用日语,李杰已经在日本生活14年了,日文没问题。


   【Q3:你们称自己是一支业余的乐队,其实世界上有很多非常成功的乐队,其成员也不是以音乐为主业的,你们是如何理解业余乐队与专业乐团的定义的呢?】


业余是说不把乐队活动作为本业,所以在做音乐方面并没有太大压力。


因为平时是上班族,在工作中积攒起来的压力反而可以让我们更好的投入乐队活动中去,从而为大家提供质量更高的音乐。


   【Q4:为什么你们会用Plant Cell这个名字作为团名呢?你知道植物细胞听起来更加花草系、清新一点,而传统的Shoegazing乐队通常都会取一个比较晦涩的名字。】


因为我个人很喜欢plant和cell这两个单词,组合在一起就成了[植物细胞]的意思。


我们的曲子中也有很多是以花草作为题材,这个名字比较符合我们团的印象,也方便大家接受。


   【Q5:市面上很多追求优美旋律的Dream Pop、Shoegazing乐队,他们往往听起来非常近似,Plant Cell与这些乐队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最大的特色是明快的曲风中隐约流露出寂寞的感觉。这或许是因为受到 SPIRAL LIFE 和 COALTAR OF THE DEEPERS的影响。


   【Q6:你们很多的歌曲都是以植物来命名的,例如《Nemophila(喜林草)》、 《marguerite(雏菊)》。你们是怎样想到把音乐与植物联系起来的?是想着某种植物的意向来编排旋律?还是在创作完成后再找一种最契合的植物来命名?】


我喜欢边听音乐边闭上眼睛想象,有的音乐听的时候就能在脑海中浮现出一系列风景。


然后浮现在脑海中的种种画面里,一定会有花草等植物的形象。


再把这些植物的名字定为曲名,由此引导出对整个曲子的联想


   【Q7:Plant Cell的另外一些歌曲也会以地点作为主题,像是《天亮之东方红车站》和《莫埃来沼公园》所以音乐所表现的画面感是你们创作过程中非常重视的一个部分吗?】


没错。我非常重视画面感。尤其像山、平原、大地,是我音乐创作灵感的来源。另一方面是受到中学时代非常喜爱的歌手遊佐未森的影响。


   【Q8:《Wind&Wing》这首歌用中文和日文演唱了两个不同的版本,这两种不同的语言在表达歌曲的时候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


两个版本的歌词只有细微差别。在作曲时,也有意识的避免由于语言转换对曲风带来的违和感。同时也意识到,日语和中文的韵律完全不一样,有些地方不好押韵。


   【Q9:Plant Cell翻唱了井上阳水的《梦の中へ》那么会不会想要尝试对一些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歌曲进行翻唱改编呢?】


现在有计划一些中文歌翻唱改编盯鞋摇滚风。另外,我最喜欢的中国流行歌手是王菲。也喜欢儿歌《小燕子》《我的好妈妈》《小兔子乖乖》。请大家期待我的翻唱。


   【Q10:听说佐藤曾经在东北的ESP电吉他工厂工作过一段时间,谈谈那段经历吧。】


15年前 我和之前的吉他手大島在日本工厂制作ESP牌的吉他和贝斯。有天总公司决定派我们到中国黑龙江省鸡西市。我们在那二呆了一共两年。那时候我主要负责生产管理和技术指导。在东北生活的这段时期,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段经历,这点充分反映在了我现在的创作中。


   【Q11:微博上你们也不止一次的表达过对中国农村的强烈热爱,中国的农村有哪些地方是吸引你们的呢?和日本农村又有什么不同呢?】


因为我在东北生活时候经常去鸡东县和虎林市。那里的人们在冬天零下30度的大地上坚强生活的状态,让我十分震撼和感动,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也是从这以后我对中国农村的喜爱远超过城市。《Red River》描绘的是黑龙江省鸡西市里的穆棱河。《天亮之东方红车站》描绘的是冬天早上5点左右的火车站。虽然我觉得日本青森县北部农村也有那种感觉,但我还没有去过。


   【Q12:说一个最喜欢的中国食物或零食吧,再讲一个最无法接受的。】


最喜欢的是羊肉串!很怀念。原来每周二和周五我们日本驻在员就会去鸡西市和平小学旁边一家很小的羊肉串店。那个店的羊肉串特别好吃。另外,水饺和辣菜! 冷面! 糖葫芦! 喜之郎果冻! 伊利雪糕! 非常可乐!都很喜欢!如果有机会想再去鸡西吃羊肉串!最无法接受的是酸菜吧。


   【Q13:佐藤很乐于尝试一些非常接地气的中国网络文化呢,像是在唱吧发布的一些翻唱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在生活中也是这么逗比的一个人吗?】


当然!其实我是一个小日本。哈哈,开玩笑。我觉得在国外生活最重要的还是交流。主动发起交流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的确有点难度,所以我很欣赏开朗风趣幽默的性格。就像还珠格格里,比起紫薇我更喜欢小燕子。


   【Q14:乐队最近的状态是中、日两地来回跑吗,以后会想着重在一边发展吗,还是打算维持现状?】


目前乐队活动只限于日本国内。但将来希望和中国本地的钉鞋团Forsaken Autumn 以及 The white tulips一起去中国参加live。今后希望把乐队活动重点渐渐移向中国。


   【Q15:Plant Cell最近在招中国女主唱,不知道进度如何?有找到合适的人选了吗?】


现在已经找到日本的女主唱。但考虑到今后还想多写些中文歌,如果有感兴趣的朋友,欢迎加入我们。


采编/LJ



分享到:
去TA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