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志

独家专访 INTERVIEW

The Eat 东西可以乱吃,名字不能乱取

VOL.95 2015.12.14
分享到:

兵马司:“这支名字略怪同时又容易湮没于搜索引擎浩瀚庞大的数据结果下的乐队,成立已近三年,而从其近期的现场表现来看,完全不亚于那些已有多年经验的成熟乐队。”


该乐队鼓手:“我觉得兵马司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就改个名吧。”


海朋森之后兵马司下半年这段时间比较隆重地签下了The EatGate To Other Side两支新乐队。或许是一些既定印象,相比于海朋森前期较足的铺垫,The Eat和Gate to Otherside的签约倒更像是新闻,没给兵马司的乐迷太多熟悉他们的时间。


所以我们约了The Eat要了次采访。我比较想不通的是,如何能凭三首Demo让兵马司签下他们?这其中一定另有隐情,我来好好问问他们。


The Eat

主唱:YN;吉他:GZ;贝斯:PC;鼓:XG


   【Q1:先问几个关于你们不久前签约的事儿。就你们了解兵马司花了多久时间注意你们?有没有引路人之类的角色?签约之前你们和厂牌相互的接触,或者说“勾搭”挺多?】


YN:不太清楚是什么时候关注我们的,大概是6月给吹万暖场之后;大概就是吹万和鸟撞的几个朋友吧,今年和他们一起演了两场,大家都挺开心的,今年吹万专辑首发找我们做了嘉宾,那大概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点。


GZ:据我的了解,我不太了解;算是有吧,之前和鸟撞和吹万几个人玩的都挺好,他们真的挺搞笑的,要感谢就感谢他们当时愿意和我们一起演出吧……


PC:花了小半年?引路人是吹万吧。勾搭得很多,去当实习生什么的。


XG:很多,但没有很具体的指路人。吉他手是兵马司的长工,主唱在兵马司做过短工,算勾搭么?


   【Q2:看照片签约当天是杨海崧老师和你们对的合同。我个人挺好奇的是,一般乐队和厂牌签约的时候都会聊些什么?当天杨老师就签约以及之后乐队和厂牌的合作等这些事情有怎样给你们交待吗?】


YN:我们的话之前都聊的差不多了,主要就是录音啊,巡演啊,预算啊什么的,所以签约那天去了就是直接签字照相……


GZ:那天我先和老杨聊了一会后摇,后来乐队都到了大家聊了一下万一违约了怎么耍无赖以及如何防止我们耍无赖;有交待,“那些等以后再说吧”。


PC:聊合同。交待过。


XG:当时聊了一些关于小文(鸟撞帅气吉他手)的裤子为什么能看见内裤。杨老师说要按时交作业(专辑),转校费已明码标价,我等表示身司不二。


   【Q3:聊聊你们印象中的兵马司。普遍来说国内的摇滚乐迷都挺喜欢,但可能也会觉得兵马司出品的乐队或多或少有点同质化倾向。你们怎么看这一点的?】


YN:兵马司算是最喜欢的国内厂牌吧,出过挺多好听的乐队和专辑。关于同质化这个说法我不是很认同,我听不出来Carsick CarsSnapline有什么共同点,也说不出吹万和Skip Skip Ben Ben有什么相似的,BedstarsAV大久保感觉怎么也同质不了……今年兵马司发了海朋森的新专辑,有人叫他们女版P.K.14,可能因为这个大家觉得兵马司的乐队同质化吧,我自己听的话觉得除了中文唱词及歌词的质感以外其他还是很不一样的。不过这个大家看法不一样,也没什么好说的。总之兵马司有很多风格不同的乐队,大部分乐队和大家比较乐于接受的摇滚乐是不太一样的,如果说这算“同质”,那就“同质”好了。


GZ:可能是中国最酷的摇滚厂牌;同质化这个事总被说,不过我自己不觉得这是个事,之前好多人说海朋森听起来像P.K.14,但我反而觉得在音乐方面两者在有些地方甚至截然相反。总的来讲兵马司有自己的选择喜好;而独立乐队这个圈子也太小,之间难免互相影响,或多或少有些相似之处。总之大家开心就好,不管是同质化还是同志化都不重要。还是希望以后能有更多好的新乐队出现吧,毕竟现在能让人激动的年轻乐队的确不太多。


PC:我不觉得是同质化,而是都有兵马司气质。音乐风格趋同无所谓,只要好听就行了。以后会签黑泡也说不定。


XG:同质化?我觉得还好吧,毕竟是兵马司一直是很专业,并且先锋的,左右手的动作都不慢。


   【Q4:计划说是你们明年初就会开始录专辑了。专辑的制作方面目前厂牌给过什么建议和安排吗?】


YN:给了一笔预算,我们自己安排。比较自由。


GZ:安排是杨海崧来制作,建议是“好好弄”。


PC:保密。


XG:杨老师说会和帅气的小长工交代的。


   【Q5:12年你们成立到今年签约足足三年,也是最近才在线上发了三首Demo。之前为什么挺少弄网络试听这样的东西的?毕竟北京之外的城市很少你们有机会能经常演的。】


YN:12年成立是个噱头……中间吉他手去土国留学又回来,加上换了几任鼓手,真正阵容稳定下来开始写现在这些歌是去年年底的事了,这一年也是对作品一直不太满意,改了又改到现在觉得可以拿出来了就录了一下,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太懒了……


GZ:虽然基本人员没变,但实际上现在的乐队算是玩的第三支乐队,之前风格有过两次大的变化……现在的歌都是最近一年多写出来的,所以现在的我们相当于成立了一年多。之前我们的确不怎么重视网络视听这些东西,一个是我们想多花点精力在排练和演出上,第二是因为真的不太想录音,太你妈费劲了……


PC:成立之初比较屎,也有传过Demo,后来都删了。我们放弃了很多不成熟的作品。最近的Demo也是临时录的,重点目前还没放到这一块上。


XG:可能之前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创作上,灵感如尿崩的时候怎能错过而去纠结于录制一些可能很快会做出改变的粗糙的声音呢。


The Eat


   【Q6:近几年北京的独立音乐演出环境变化也挺大,出现了像口鸟、新声浪这样的新一批厂牌在做演出,你们本身也参与过他们的拼盘。就你们的感受而言,现在北京的演出场景较几年前,有什么值得让人高兴和期待的新变化吗?】


YN:主办方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专业,现在厂牌,主办方,场地方,乐队各司其职,这是一个环境变好的重要迹象。


GZ:有。


PC:没什么新变化吧。期待各方将演出时间规范化,大家听完都早点回去睡觉,多好。


XG:很高兴看到了很多优秀年轻乐队,和好的作品,不过并不是真的很多。


   【Q7:The Eat这个名字,兵马司介绍时说是“略怪”,“容易湮没于搜索引擎浩瀚庞大的数据结果”。介绍一下它的来历?】


YN:一开始没名,要演出了觉得得有个名才行,正好要吃饭,就想到了这个,觉得又简单又好。不过现在乐队正面临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大概得改名了,因为有个英国乐队也叫这个名,令人悲伤。


GZ:很认真的讲,就是瞎起的。后悔过很多次,但现在是真的真的后悔了,哭哭。


PC:苦于想名字实在没办法就随便来了一个。


XG:我觉得兵马司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就改个名字吧。


   【Q8:豆瓣上还有一个名为“Drink”的乐队小站,似乎是你们的一个分支?前身?为什么总跟吃的喝的挂钩?】


YN:是的,那是吉他手果真去土国之后我们剩下三个人玩的另一个娘炮流行,叫Drink是因为之前叫Eat,吃喝玩乐一起了。


GZ:实际上乐队的整个经历是这样的:最早12年我和主唱还有贝斯和另外一个女孩组了Eat,差不多一年之后我去土耳其当交换生了,那个女孩也不玩了,主唱就和贝斯找了另外一个鼓手想玩一个软绵绵的计划,就改个名叫Drink,后来又差不多过了一年我回来了,大家觉得玩软绵绵还是不太行,就又改回原来的名字顺便加了个“The”,打算玩点硬邦邦。至于名字……可能因为我们都没什么出息吧,我们很居家的。


PC:分支,演一些甜蜜歌曲。苦于想名字实在没办法就随便来了一个相关的。


XG:这个也可以回答上一个问题,吃喝是人类生活中最必需和常发生的行为,所以简单一些,Drink更简单,更好听,单纯一些。


   【Q9:微博上你们提到出专辑的话可能要做CD和“黑椒牛排”两种版本,超有趣的。所以你们在音乐或者平时演出上,会特别根据The Eat这个名字设计点跟“吃”有关的彩蛋吗?】


YN:好像不太会……都随缘。


GZ:暂时没有,因为这名字本来也是瞎起的,所以就是一个名字而已(起名不谨慎,亲人两行泪)。不过关于乐队周边我想出个饭盒,上班带中午饭用自己乐队的饭盒还挺帅的,我觉得。


PC:目前没有。之后应该会有。


XG:没有,要改名了。


   【Q10:你们自己的乐队简介真是很“简洁”。不过里面特别提到了受“西德电子乐”的影响,这点挺有意思。为什么要强调是“西德”的电子音乐?跟我们介绍点具体的吧。】


YN:就是大家都挺喜欢70年西德那批队,Kraftwerk、NEU!、Can什么的,影响比较深,不过好像在我们的歌里没有什么表现……也没有强调“西德”,只是的确是西德……


GZ:花花世界不必当真。


PC:这个tag逼格特别高,歌里大约有1/20是这种感觉,而且我们都喜欢Krautrock。


   【Q11:根据你们现在的这三首Demo我可能更多地会认为你们的风格是舞曲朋克。这一风格在国内做的乐队好像还不多,但欧美那边已经蔚然成风。你们自己怎么看待这种曲风的?未来成形的音乐作品上,是否会继续强调一些舞曲化的东西?】


YN:律动强,能跳,好听。想做的东西大概也就这样,简单点;会的,不过下一阶段会尝试其他的类型,死亡重舞曲什么的。:)


GZ:一说风格分类我真的挺头疼的,我对这些真的没什么概念……更准确地说呢,我们强调的其实是律动,而且以后可能会更明显一些。而且我自己很喜欢的士高,我喜欢像郭富城一样动起来。


PC:曲风挺好,但做到难忘是挺难的。律动是我们一直会坚持的东西,不限于舞曲。


The Eat

采编/Jack


摄影/三籽酱



分享到:
去TA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