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志

独家专访 INTERVIEW

Schoolgirl Byebye 唱这种烂歌怎么侵犯女人啊!

VOL.94 2015.12.11
分享到:

有些时候,对一支新乐队产生兴趣,接着不受控制保持关注的点,并不在于他们的音乐。


对我而言,今年才开始活动的南京乐队Schoolgirl Byebye就属于以上这种类型。


Schoolgirl Byebye

Schoolgirl Byebye

他们的乐队名取自日本朋克Emo名团Number Girl的首张专辑。


他们有一个漂亮的女鼓手叫做更生仔,并不是花瓶。


Schoolgirl Byebye

除了凹造型打鼓,还拥有很多满分技能,比如:


她有一个公众账号,也叫“更生仔“,我就是从这个账号的一篇推送盯上她的,因为觉得说她信手拈来举重若轻的文案,可以完爆我的冥思苦想绞尽脑汁,让我在黑夜里无声叹息潸然泪下。给你们看看


Schoolgirl Byebye

Schoolgirl Byebye

(落日飞车&Forests暖场结束以后)


Schoolgirl Byebye

(广州演出软文)


Schoolgirl Byebye

(胁迫你们买票)


Schoolgirl Byebye

(其实是在宣传12月31号在北京的跨年演出)


她还会给他们心爱的歌曲剪辑唯美又哀伤的MV,希望有些画面可以留在爱人的心里,这样演出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单调


Schoolgirl Byebye

另外,我猜她大概有意愿进入影视圈,虽然目前只能通过简陋的app过一下戏瘾,还要趁她老公不在家的时候,不然有可能会离婚


(应该放截图的,但我翻了一下微博被删掉了,措手不及


更生仔的老公也碰巧在这个乐队里,是吉他手和主唱,同时还是另外一个“全员硬汉“乐队红色蔓延成员,由于婚姻生活过于融洽逐渐娘炮温柔起来,也唱出了梦泡泡。


Schoolgirl Byebye

可不能忘记他们是一支三大件乐队,还有一个贝司,但我不认识他,更生仔跟我聊天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提到他的名字,可是他在下文的采访中出现了。


我觉得还是要聊聊他们的音乐,说实话他们出身在南京这个城市,并不惊讶他们的音乐会有后朋克特有的黑色颗粒感。他们被称为“电影后朋”,来自最早流传开来的单曲《Jodorowsky's Dune》。这首讲著名影痴佐杜洛夫斯基的歌节奏劲得狠,阴沉粗暴的响动会让人联想到纪录片里佐杜洛夫斯基和他的摄制组大谈特谈他们的奇情幻想,骨子里却是一把豪情化作泡影的愤懑伤感。《Love Lust Luck》也没有后朋克常见的那种松弛朦胧,音符一脚下去就是浑身激灵的快感。反而是《No Romantics in China》、《亚当斯一家的价值观》这些歌,器乐连贯的冰冷动静和杨越的声音像是分开的,前者有一种甜甜的缓慢而后者浮在上面,更接近了梦泡泡和盯鞋的气质。不过呢,所有的这些当你了解到SGBB的形象之后都会有种出离的错觉。他们难道不该是一支元气少女Emo朋克硬核乐队吗?


接下来是专访时间,乐队全体成员都认真回答了问题,我很开心。


   【1、先给我们介绍一下乐队成员,梳理一下你们之间的关系吧】


杨越:我是一个为老婆伴奏的吉他手


更生仔:我是老婆


王润泽:我是被杨老师在酒桌上捡回来的


   【2、再讲讲组队经过和乐队名字的由来吧】


杨越:是来自日本朋克EMO团 Number girl的专辑名。


更生仔: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Band,当时我们乐队还没有名字,主办小哥要印海报了,我正在听这张专辑,就问杨越“怎样”他说行啊。


   【3、虽然是今年才成立,作品却不少且更新频率高呢,平时乐队的创作模式和状态是怎样的?最满意的一首歌是?】


杨越:我会用吉他弹点动机,然后更生仔告诉我在这首歌里有什么想表达的东西,有了词和吉他段落,我就去找制作人马唯昀,在他那编鼓和贝斯框架,然后直接录出来,之后再排练。我最满意的是新歌《亚当斯一家的价值观》。


王润泽:我最满意《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这首歌的立场和态度让人满意。


更生仔:我最满意《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因为中间的人声采样是我看电影时候加的,哈哈哈。


   【4、三个人分别喜爱的乐队是?想让Schoolgirl Byebye往哪个方向发展呢?】


杨越:我最喜欢ERRA,是一支前卫重型。想让Schoolgirl Byebye往职业乐队的方向发展。


更生仔:最近一两年比较喜欢布鲁克林的独立乐队,比如DIIV,想让schoolgirlbyebye留在爱人的心里。


王润泽:最喜欢red hot chill peppers,想让Schoolgirl Byebye进入足球场那么大的地方演出


   【5、除了大本营南京,今年也去到不同的城市演出呢,分享一下演出的趣事吧~目前最享受在哪里演出的氛围?将来想要去哪里演?】


王润泽:去了广州和上海,广州好摇滚啊,第一次看见有裸体的吉他手在台上。对了!趣事就是更生仔有个朋友唱歌特别好听,最享受是上海的演出,场地特别干净观众都是特别享受音乐的那种


更生仔:在上海的演出,朋友到了U5 studio,发信息问我,台上有个老太在唱歌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其实是饿立爆的吉他手龙天彪戴了面具。还有Girls的吉他手卷毛和我们乐队临时组成了阿拉伯朋克girls byebye,后来还找杨越玩DOTA。


Schoolgirl Byebye

杨越:在上海演出的时候边弹吉他边打鼓,会有很强的分裂感,很有趣的感觉。


   【6、怎么看待目前内地的独立音乐场景?有特别喜爱甚至作为目标的年轻独立乐队吗?】


杨越:独立音乐其实是一个比较大的概念,没有具体到风格,近几年的状况仍然是乐队想走上更大的平台必须去北上广发展。我的期待是每个城市都可以有自己的市场和乐队圈。


王润泽:内地独立音乐的市场一定会越来越好,年轻人的思想正在一步步改变


更生仔:我个人比较喜欢杭州的饿力爆,如果是目标的话,当然想像chinese football一样,唱片可以进驻disk union的大本营!


   【7、透露一下明年的发展计划和演出吧?】


杨越:明年2月19号会在育音堂给spilt work主办的metz中国巡演上海站做嘉宾乐队,明年打算带他们去一些比较大的城市,先去趟铁岭。


   【8、除了音乐以外,乐队成员还拥有什么有趣的技能吗?】


杨越可以用眼皮开啤酒瓶盖、更生仔可以用各种方式把衣服穿反、阿泽同学的技能是在任何社交场合都可以自动隐身


   【9、你们还想说点什么吗?】


杨越:失陪了范老师我得去造型~


更生仔:这是一个伟大的乐队,如果解散了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们的


王润泽:杨老师我们出去抽根烟吧


想亲眼见到他们吗?你们可以在12月31号去到北京跟他们一起跨年,也可以明年二月来上海看他们顺便看“被疯狗咬了的Nirvana” Metz。



文、采访/陆小维、Jack


分享到:
去TA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