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志

封面人物 ARTIST

马頔:我唱嘻哈就像数来宝

VOL.916 2018.01.12
分享到:



马頔是东海音乐节第一天的压轴嘉宾之一,唱《南山南》之前,他介绍说,“下面给大家带了一首网络金曲”,唱到最后一个“南山南,北海北”的的时候,他狡黠地把“北海有墓碑”改为“永远一家人”,台下一片笑声。2017年12月30号晚上九点钟,我们在东海音乐节舞台边上的帐篷里和马頔聊了十分钟。




看见音乐&马頔



01. 东海音乐节


马頔你好,我们来自看见音乐,我记得你是14年来的温州,这次是第二次来,你对温州的印象如何?


马頔:每次来都是演出,没时间转转,下次有机会过来转转。


刚才在台下看你唱歌,我其实也是你的歌迷。


马頔:这么勉强啊,哈哈。


我是认真的,你从《南山南》到《大雁》,很明显感觉到你的成长在里面,中间有什么故事让你成长吗?


马頔:其实也没什么故事,长了几岁,你看待东西的角度也不同,不可能永远二十岁出头天天失恋,对吧,你现在生活也趋于稳定了,关注的点和以前的就不一样了,六岁写的东西和六十岁写的肯定是不一样的,我新歌写的就是现在我在考虑的东西。


讲讲你的继任者,90后、00后的民谣该是什么样子?


马頔:我89年的,也跟90后差不多,我没听过00后唱的,等有了我就知道了。



02.关于2018


你2013年有条微博,“把属于年轻的疯狂都一饮而尽,从此尽量哭,尽量笑,尽量活着,早安。” 现在2018年了,你做过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


马頔:疯狂就是胖了五十斤这事儿呗。



你如何理解疯狂?


马頔:疯狂就是你之前想做不敢做的事儿。


下一张专辑的设想是什么?


马頔:没有什么设想,写着呗,写完了就出嘛,预计2018年出吧。



03.我也试过玩说唱


听嘻哈吗?像红花会,GOSH,雲道这些。


马頔:我听好几年嘻哈了。没有中国有嘻哈的时候,我就开始听啦。


当时就知道Gai和PG One他们了吗?


马頔:当时听国外的Rapper多一点,像Wiz Khalifa这些。

这种音乐类型大多关于性、金钱、自我,但已经成为了世界主流。你会担心现在的年轻人吗?


马頔:我不担心,我觉得每个人有每个人生活的权利,这方面也不是生活的全部,只是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欲望,没什么不好的,只要不要成为生活的全部。


以后会考虑尝试一次说唱吗?


马頔:有机会的话挺愿意试试,不过我唱说唱跟数来宝似的。


与说唱相对的是喊麦,那要不也尝试喊个麦?


马頔:喊麦这我可理解不了。



 04.网红没什么好批判的


你微博现在有84万粉,民谣界的大V当着累吗?是什么感觉?


马頔:这还叫大V?!现在随便一姑娘露个胸都100多万粉丝了。


与现在的网红相比,你是靠着作品一点点粉丝积累出来的。


马頔:错,我是靠颜值。(场内一片笑声)



那些网红似乎晒晒照片,吃点洋饭,就能赚很多很多钱了。你打算批判一下吗?


马頔:她过她的,我过我的,我做的东西她也做不了,她做的东西我也做不了,大家也没什么好互相批判的,生活方式不同。 



05.民谣和商业不对立


陈粒,好妹妹他们都纷纷登上主流媒体,陈鸿宇的营销被看作是城市民谣的典型代表,陈鸿宇也是我们看见音乐的合作歌手,你怎么看民谣歌手商业化的现象?


马頔:你在Live house里三个人看你,只要买了票都是商业行为,独立和商业是不对立的,独立是和工业对立的。



06.花絮

最后回到年轻人的关键词,反抗。你有自己反抗的东西吗?


马頔:有啊,不想这么胖啊~



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