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志

封面人物 ARTIST

触执毛乐队 触执毛专访 | 像太阳一样透明的艺术摇滚乐队

VOL.907 2017.10.16
分享到:

Q1.在大陸好像很久沒有你們的消息了,可以簡單介紹大家最近都在忙什麼嗎?


在2016年完成了树窿计划的实验音乐会之后,大家各自用了一年时间去沉淀自己做音乐到现在10年的点滴,所以在2017的年中,我们就开始录制我们乐队的全新专辑,现在还在制作的阶段,希望完成了之后可以来大陆和大陆的朋友分享, 做音乐做了这么久,我们觉得有必要沉淀下自己的思绪,其实我们都很想念大家的,希望能快点见到大家!


主音_Jan Curious


Q2.大家除了是樂隊成員的身份,又分別身兼插畫家、音樂監製、鼓樂教師等等,你們是如何兼顧這兩重身份的?音樂以外的職業對你們的音樂有什麼影響嗎?


当然,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身份是触执毛啦!同样大家也是花最多时间在触执毛上,但是像阿Mike,阿辉,阿杰他们在外面也有参与一些其他音乐企划,很多时候他们在那里吸取的灵感和经验,我们都会用在触执毛的演出上。


我跟Lester主要从事一些视觉上的工作。所以我们在这方面可以给一些意见。还有我们在做音乐和个人生活上都认识了不少艺术创作人,所以使我们现在做的演出内容更加丰富,更加天马行空,因为不单单是五个人的能力,也加了一些有能力的人一起帮忙。


希望将来做的每一场演出都可以越来越精致,越来越细心。希望大家看的时候也会感受到。


Q3. 如果要用一種顏色來形容自己的話,覺得自己最像什麼顏色?為什麼?


如果用一种颜色形容一个人,我想五个人都有各自的偏好。如果你说用一种颜色来形容触执毛,我觉得应该是七彩颜色,又或者是透明的。因为用很多颜色掺和之后最后是会变成白光,像太阳那样透明。所以我们也是集合五个人的长处,然后合在一起。所以很难用一种颜色或者一个词语去形容触执毛,希望是能够多元。


吉他手_Mike Orange


Q4. 最近你們發佈的單曲《8》,風格和以前還挺不一樣的,大家平時各自喜歡聽什麼風格的音樂?有自己比較喜歡的音樂人和專輯嗎?


我们五个人各自喜欢的音乐和音乐人其实都很不同,但正是因为这点,我们才有这个契机去做一些我们自己都预期不到的音乐出来。因为如果我们五个人都是喜欢同一种音乐,很容易只能朝一个方向去做音乐,但我们五个人对音乐各有所好,所以合在一起就会做出一些自己都想不到的东西,这点同样是我们很享受夹BAND的一个很大的原因。


而《8》这首歌很不同,是因为大家在这首歌上都尝试放下已经的创作习惯,五个人反而不是特意的表现自己的长处,而是将五个人融合在一起,因为可能五个人要集合一起的时候 并非只会展现个人长处,而是因歌曲所要表达的内容,让彼此有发挥空间。所以《8》这首歌也是令到我们开始沉淀思考的一首歌,在做完树窿计划之后。


貝斯手_Tom Cheeky


Q5.可否各自解讀一下你們內心的《8》MV的含義?


这次拍《8》MV我们也是找之前做树窿计划的导演DAN帮我们拍,他很明白我们写这首歌的概念,是说生老病死,又或者喜怒哀乐,无论什么状态其实都存在一个循环里面。所以当你知道这是一个循环的时候,很多令你不开心或者令你有一种负面情绪的事情其实是很容易过去的,因为你知道是不停循环,你不会一直执着在人生的某一点。


《8》这首歌就是希望大家可以超脱情绪的束缚,不要被情绪影响到你的生活或者健康,这样大家就可以活一个真真正正有意义的人生。


鼓手_Kitt


Q6.經常會聽到有人問你們作為香港人為什麼只唱英文不唱粵語,對此你們是怎麼想的?

其实唱英文这个话题被别人问了这么久,反而让我们更坚定了做自己舒服的东西,没有太多的考虑,只不过觉得写英文容易点,我自己作为负责写词和唱歌的,纯粹觉得很自然。


再加上我们在殖民地时代出生,在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已经跟我们说英语很重要,要学好英语。所以你说英文是外国人的东西呢?还是香港这个城市里面的一个根呢?作为一个香港人,我觉得保留英语是一种很重要的事。希望香港也可以成为一个两文三语的城市。


Q7.  可以和我們聊聊香港獨立音樂環境嗎?樂隊成軍以來面對過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现今独立音乐的发展环境比以往好,因为有了互联网,还有更多平台发布作品及进行推广,比十年前的音乐生态好多了。说到最大的困难,触执毛成军十年,彼此相处或沟通上已不存太大问题,反而是租金问题最令人困扰,因香港始终是寸金呎土之地,要找个合适的空间进行艺术创作,实非易事。


吉他手_Less Hunter


Q8.將來最希望嘗試什麼風格?有沒有想要合作的大陸音樂人?


其实我们真的是什么风格都想试,特别是之前做的东西我们不太想做第二次。所以其实有这种想法就会令你很多风格都想试。还有对于想跟哪位大陆音乐人合作,只要有机会或者有合适的,我们没有限制的。但是你说在内地我们最要好的音乐单位一定是旅行团。如果有机会,我们也希望和他们一起做点东西。无论是一起tour,一起演出,一起做一首歌,或者纯粹一起去旅游,我们都会觉得很开心。



Q9.最後想替樂迷問:最近的願望是什麼?有來大陸巡演的計畫嗎?


我们正在录制新专辑,希望在完成新专辑的之前或者之后有时间都希望能来大陆和大家见面,真的是很久没上来演出了,我们也是很想念大家的。完成新专辑之后一定会来大陆和大家分享,在之前如果有机会我们也很希望可以和大家一起聚一聚。


谢谢看见音乐的采访!


分享到:
去TA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