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志

封面人物 ARTIST

Liam Gallagher 你烂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VOL.905 2017.07.10
分享到:

 对,本文说的就是Liam Gallagher。这个2017年的8月将来到中国开唱的烂大爷。

 

LG (1).jpg

2002年,19岁的我站在悉尼的Moore Park中央,放眼望去,看不到几个亚洲人面孔,我穿着一件印有Livid音乐节字样的白色小T恤,背着双肩背包挤在人群之中。身旁是一个看起来大我几岁的年轻人,他穿着黑色的老版logoT恤,大夏天还在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皮衣,使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机车。他叼着一瓶啤酒打量着瘦小(当年)的我,说,你将会永远的记住这场演出。我想,是的。

 


MercuryRev演完了,然后是漫长的等待,突然,全场响起了披头士的“Obladi oblada”,现场几万人就跟着唱了起来,那阵势几乎要赶上伊蒂哈德球场的大合唱。估计乐队要上场了,旁边有人说,希望这个傻逼别再整出什么幺蛾子。他说的,是Liam。在四年前的1998年,Liam获得了NME颁布的年度混蛋奖(Dickhead Of The Year),一个月后,他在香港往悉尼的国泰航机上,因‘侮辱性和令人呕心的言行’而被航空公司列入黑名单,在抵达悉尼后,还因为侵犯性的行为和攻击乐迷被铐在法庭出席审讯。澳洲人觉得这几个混小子可能会报复。

 


许是刚刚发行了Heathen Chemistry的缘故,那场演出很顺利。刚刚更换不久的乐队新版logo在很多人看来还不太适应。在演出时,背景是巨大的Exist字样。“存在”,似乎让这个乐队重新找到了一种舞台上的地位。那是绿洲乐队最后的鼎盛时期。鼓手还是Alan White,Andy Bell和Gem Archer刚刚加入不久,在舞台上显得有些拘束。那会,Gallagher兄弟为了新专辑,还能勉强在一起演出。

 

LG (6).jpg


也是Liam名声最为狼藉的一段时间,作为一个出名的流行摇滚乐手,却“继承”了所有英国朋克乐队的劣习,酗酒、打架、搞大陌生女人的肚子、时不时还以种种理由罢演。杜莎夫人蜡像馆举办的最讨厌人物评选,Liam得票第三,仅排在阿道夫·希特勒和米洛舍维奇之后;英国伊莉莎白女皇名下的银行拒绝为绿洲乐队开设个人账户。他的“事迹”都成为那段时间音乐媒体纷纷报道的头条新闻,编辑们早已察觉——这个出身工人阶级的蓝领英雄,他是最后一个劣迹斑斑的摇滚音乐人了。

 

LG (2).jpg

 

2000年后,英伦摇滚辉煌逝去,终结了不少乐队的热度,漫长未来,音乐人在漫长的未知中等待着下一个潮流的轮回。《Standing On The Shoulder Of Giants(站在巨人肩膀上)》,曾经是一张不受好评的专辑。确实,在缺少了一半乐队成员后,Noel只得孤身抢救自己的作品,没有人能帮的上他,包括他的兄弟Liam。在很多年后重听《Go Let it Out》、《WhoFeels Love》仍旧感叹这些音乐的某种恢宏。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Noel的个人作品,在这些音乐中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十几岁的英国少年,被电吉他和效果器的魅力所感染,独自在家创作的声音。


《Go Let It Out》中有这样一段歌词,“国王与王子,就像小丑,在那木屑指

环中雀跃,而你我这样的普通人,就像他们命运的建设者,守护者”,Noel

在创作时,几乎照搬了19世纪诗人夏普(R.L. Sharpe)的一首诗歌《A Bag

 OfTools》。诗人直指皇室所建立起的规则,当这些诗句被蓝领音乐人加工

成音乐后,一种奇妙的感觉产生了,它仿佛强化了某种时代感。在那个互联

网正在逼近的90年代,工人阶级的形象仍旧高大,这些抵抗仿佛塑造了一场

盛大的狂欢。

 

另一个角度讲,Liam完美的演绎了这些歌曲。当他站在舞台中央时,那种来

自曼彻斯特底层的气息,带着对于这个时代的挑衅,让很多人看到了漫长的青

春期的不屑。

 


年前,那个曾经将美国摇滚乐比喻成披萨饼的Liam去了纽约,以250万美金

的成交价买下中央公园对面的一套公寓。在那里,他能看到一条天际线,那是

《Standing On The Shoulder Of Giants》的封面景观,站在窗口,似乎能看到

那些曾经在顶楼踢球的日子。

 

微信截图_20170710182610.png


2007年,ITV电视台播放了一段Liam拳打摄影师的新闻画面,这让一些人想起1994年,乐队刚刚成立不久,乐队成员在渡轮上与人打架而被驱赶出荷兰,被迫取消了第一个海外的演出。这也是Liam在绿洲乐队期间的最后一桩打架案。随后在参与了一场披头士的BBC演出后,Liam选唱了一首完全没有吉他的《Within You Without You》。Noel为此有些恼火。随后乐队最后一次走进录音棚,录制了《Dig Out YourSoul》。在之后的两年中,这个复兴了吉他摇滚的英国乐队,这支组建了18年的乐队,在两个核心成员的争执中停摆了。之后,Liam这个酒鬼开始慢慢的醒酒了。


BeadyEye是Liam为了拉拢乐队成员,对抗Noel而组建的一支世界级三线乐队。此外,这支乐队的最大“商业用途”,或许还是为了Liam的服装品牌Pretty Green所组建的造型组合。总之,Liam开始投入创作,甚至一本正经的与著名制作人Steve Lillywhite合作。乐队发行过两张不算非常好听的专辑《Different Gear, Still Speeding》和《Be》。为了回应弟弟,Noel也组建了“High Flying Birds(高飞的鸟)”乐队,作为某种应答,最后一张专辑《Chasing Yesterday(追逐昨日)》和Beady Eye在几年前的解散,给绿洲乐队的乐迷在此发出一种莫名其妙的“重组”新号。

 


独自闯荡的岁月中,Liam开始变得清醒,尽管他仍是个无赖,但他无法回避绿洲,回避Noel,回避那些媒体反复提出的问题。作为曾经那个最伟大的乐队主唱,他坦言,自己怀念在绿洲乐队的每一分钟。乐队的前摄影师Jill Furmanovsky曾说过,自己从来没见到过哪个乐队像绿洲一样散发着那种独特的气场,他们觉得自己是披头士。当然,Liam一直这么认为,他还觉得自己跟猫王差不多,他也曾觉得自己是上帝。

 

蓝领阶级早已逝去,Blur鼓手参与的工党几乎拿下英国的今天,很多事都变了。Liam刚刚发布了一首单曲,名为《Wall Of Glass(玻璃墙)》,前奏的布鲁斯吉他,更像是为迎合新的听觉审美而制造的流行气氛。熟悉的人声能带来一种回忆,或许从中还能听出一种属于90年代的腔调。而歌词,则像是对《Wonderwall(迷墙)》的回应。


You were keeping secretsin ya

  你将秘密深藏于心

You be keeping paraphernalia

  你一直守在你的私人领地

Oh I think you know

  我想你知道

Anyone can walk up to you

  谁都可以走进你的世界

Anyone can see right through your eyes all night

  谁都可以读懂夜晚时分你眼里透露的孤独

And I don‘t mean to be unkind

  我并非故意这般不甚友好

But I’ll see what‘s in your mind

但我能看穿你的心思

And the stones you throw

  你投掷的石子

Will turn back in its path

最终会成为逃脱之路

 

整首歌的倾诉对象就是Noel,就像是在说:

如果你放下包袱,我将为你卸下羽毛。

微信图片_20170710185826.jp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