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志

封面人物 ARTIST

Immanu El 我们都想独处,却又想获得关注

VOL.901 2017.05.19
分享到:

Immanu El,四人团,来自瑞典,标签后摇。


名字很有趣,取自希伯来语,意即上帝与你我同在。


成员 Claes Strangberg 却并不喜欢谈论“宗教”一词,但他相信“福音”向每个人敞开。关于上帝的故事私密而个人,它由爱而生,触及所有人。这在他们的创作中也可见一斑。


Immanu El


一年中有一半时间被冬天占据,白昼极短黑夜无边漫长。瑞典、极简主义设计、北欧电子后摇,无不外乎赋予我们这样的印象——白雪皑皑覆盖山脉,清冽而冷淡。


比起常被相较的北欧知名乐团,他们的灵感其实更多地从瑞典古老的民谣中获得。身边的很多日常不起眼的事物都给予乐队启发,比如气候与自然环境,正契合了新专辑想要表达的主题——“蛰伏”。


以后摇为基底,融合了氛围、独立摇滚、梦幻流行、实验音乐等多种元素,他们的野心绝不只是玩玩后摇这么简单。


Immanu El


Immanu El


未推出新作品的这五年里,乐队几乎跑遍了全世界演出,同时走过了漫长的法律诉讼;在自我追究与怀疑中徘徊了许久,终于还是在老房子的地下室中重组了。


他们在意大利托斯卡纳的山顶租下一间录音室,邀请了曾获瑞典格莱美提名的制作人Johan Eckeborn参与录制,完成了这张《Hibernation》。


想要把这五年里经历的蛰伏与重生,通过音乐告诉你。


Immanu El


专辑首发单曲《Voices》来源于 Claes 的好朋友告诉他的一个故事——好友每晚都重复遇到同一个梦境。梦里有个天使向他走来,整晚为他歌唱。有天晚上他在梦里告诉天使,别再来了,他想要一个人静一静。此后他便再没有做过相同的梦。


不论这个梦是否真实存在,这都在某种层面上深深打动了 Claes。


于是他把故事谱成歌,以艾美奖得主 Jeff Pinilla 创作拍摄的短电影《The Earth The Way I Left It》为单曲 MV 脚本。剧情再次行走于现实与幻境之间——从小梦想成为宇航员的弟弟在车祸中丧生,而在姐姐的梦中,弟弟变成了一名宇航员,历经艰难跋涉回到了家。


影片随着音乐悄然展开叙述,又跟着音乐愈发宽广的氛围一同跌进深邃凄美的悲伤之中。


Immanu El - Voices  MV


第二支单曲《Omega》是《Voice》的延续,关于觉醒与永恒的阐述。以创作者个人视角试图让你重新认识死亡与重生,并意识到这一切真实存在。


吉他密错交织,鼓点紧凑有序,人声低吟浅唱——“Through all that I won/ Through all that I lost/There will be nothing after you/Before you.”激荡心间久久难以褪去。


被氛围音景包裹着的同时,你不能忽视 Immanu El 的歌词。他们借着歌词表达了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而非以小情小爱为题信手拈来。


MV 由 Nicholas Livanos 执导,用隐喻和象征意味十足的戏剧语言二次诠释了单曲蕴藏的含义。



Immanu El - Omega MV


在 Immanu El 眼中,音乐、时尚与艺术实为共生、密不可分。于是,他们自然而然地让视觉影像贴合并贯穿于他们的音乐影视与演出现场,并借由其更深层地解剖音乐。


同时,在专辑封面上运用独特却统一风格的视觉语言传达音乐意境,让歌曲们都能够待在适合自己的“屋子”中。比如,新专的封面出自乌克兰摄影师 Anton Jankovoy 之手,山脉位于古老而神秘的尼泊尔。


Immanu El


他们也不知道今后要去向哪里,只知道继续走下去就好。


如今他们暌违四年重新回到了中国,提供给你一次与自己相处的机会。你来不来?


Immanu El


New Noise呈现

瑞典梦幻后摇乐团 Immanu El 

2017 中国巡演


526     北京 愚公移山

527     上海 MAO Livehouse嘉宾乐队:RUBUR

528     杭州 MAO Livehouse(嘉宾乐队:鬼否)

530     广州 SD Livehouse 

531     深圳 B10现场   

6月01日     厦门 Real Live

购票:newnoise.taobao.com

文/活腻 编辑/汭枫


分享到:
去TA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