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志

封面人物 ARTIST

阿克江 别被那些选秀履历骗了,他其实在做的是“未来的音乐”

VOL.859 2016.10.05
分享到:

INTRO

如果你选择从搜索引擎来了解阿克江,那么打开百科,你看到的履历里全都是他参加过的大大小小的选秀节目。

2011 年参加《非同凡响》,获得全国总决赛第九名。

2013 年参加《快乐男声》,获得杭州唱曲 14 强,全国 20 强。

在今年的《中国新歌声》上,他加入了庾澄庆战队,最终获得哈林组 10 强。

阿克江


在新歌声上他唱了一首《让我一次爱个够》,这首歌的开头部分有一个恶俗的段落,大概就是一段他父亲骂他“玩音乐不务正业”的电话片段。歌的内容基本围绕这个主题,表达自己真的很爱音乐,里面有一段让他自己起了鸡皮疙瘩的 rap,结尾的部分有一个“起伏”。


在之后 OURDEN 对他的采访里,他聊到这首歌的创作过程,讲了一些比较无奈的事。比方说开头的段落最初是他提的,因为真的在前一天接到了这样一通电话,但是后来意识到“恶俗,不酷”之后想拿掉结果拿不掉了,rap 部分许多观众不是很喜欢但他不在乎,结尾的“起伏”也是节目组的要求。


很多人为他的淘汰感到可惜,不过他自己好像没有特别在意,觉得当一个专业的炮灰也没什么不好。毕竟选秀上的这套东西和他真正在做的事情,相差还是蛮大的。


阿克江

阿克江

阿克江·阿依丁是哈萨克族人,有一些自己打上的和别人贴上的标签,自赏派、Singer-Songwriter、未来车库舞曲、驰放迷幻、麻醉歌王等。


麻醉歌王是因为他大学学医,专业是麻醉。


翻看他的音乐主页和作品,他有很多 EP,但是每张都有只有一两首歌,合作的音乐人大多是电子制作人,除了 VISUDY,还有 ZHI16、JZlee、SUSUSU 等等。


阿克江

阿克江

听过阿克江的作品,就知道为什么说庾澄庆淘汰他是因为他做的东西太超前,已经超过自己了;也就知道为什么他讲自己和 VISUDY 的意识是超前的,大家都不理解,他们做的是未来的音乐


很多媒体在提到他总喜欢拿 hiphop、trap 和 EDM 这些名词说事,但他更在意观众能真正感受到音乐里能让人想跳舞的这种本能反应,也就是他音乐里最重要的部分——律动


媒体喜欢拿名词说事是因为对大众来说,这些都还是新鲜东西,主流听众也需要一个适应和学习的过程。对于未来,阿克江挺乐观的,他说时间会解决这些问题,将来会有不那么商业的“真正的音乐节”,观众会有更多的独立思考。


“我觉得不管怎样,这个队伍的人群在壮大,以前的(老辈们)Feel 不到不能怪他们,是环境问题,现在接触外面的事物渠道多了,见多识广,好的东西自然就有了标准,至少我觉得 90 后 00 后完全 Get 到这一点。”


END

文/太空人 编辑/Bluepills


分享到:
去TA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