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志

封面人物 ARTIST

张思安 他是个法国人,却将中国传统乐器玩出了花

VOL.798 2016.03.06
分享到:

在一次长达 36 个小时的火车旅途中,张思安无事可做,于是他将自己几年前想到的一套理论整理到了纸上。


他将人的智力定义成两个部分,一种是感受外界事物的能力(情感能力),一种是大脑分析的能力(解析能力)。两种能力的不同,决定了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打个比方,如果一个人情感能力是满分,解析能力是零分,那他就是个疯子;反过来,这个人可能会像“机器人”一样活着。如果两项能力都十分超群,那这个人就是天才;当然大部分普通人两项能力都比较平均。


张思安还用了图表和大量文字解释这套理论,并整理在了他的个人网站上。


“你可以把这套理论当真,也可以把它当成一个玩笑。”他在开头用红色的文字标明。


而这个概念,正是他的个人实验项目《A theory of Intelligence》的灵感来源,这张 2014 年制作发行的专辑充满了诡谲的神秘气息。张思安建议大家:一边听一边阅读他的理论。


这只是他众多有趣的音乐实验项目之一。


张思安

张思安是一名法国人,原名让-塞巴斯蒂安·艾利。他在 2000 年第一次来到中国,并写出了第一首中文歌。当时他就结识了许多本土的乐队和音乐人:野孩子、二手玫瑰、小河、布衣、冷血动物、王娟、万晓利...


在他早期的个人专辑以及之后的音乐项目里,中阮都是一个核心的乐器。他也许是第一个用中阮作曲的外国人,也是第一位使用这一乐器演奏爵士乐的音乐家。


好了,那么,什么是中阮?


阮,古代称秦琵琶、阮咸,现代称阮。弹弦乐器。中阮,就是次中音阮的简称。它有一个好看的长相:


张思安

张思安把这样一种大多数国人都没听说过的乐器玩出了花。2013 年,他发行了一张中阮合集。听着他操着一口还算流利的中文,缓缓弹着中国传统民族乐器,唱着简单朴实的中文歌词,真是一种神奇的体验。


张思安

他还有许多有趣的个人项目,比如向 8-bit 致敬的《8 Bit Boy》,还有电琵琶实验专辑《试验电琵琶》。打开他的 BAMDCAMP 主页,三十多张专辑让人眼花缭乱,在惊叹他的高产的同时,也惊异于他对于音乐可能性探索的执着和态度。


除了自己玩,他也参与了很多音乐项目。


他和加纳人 Sunny Dee、美国人 Benny Oyama 组建了“了不起的JSB!”乐队,进行世界音乐的探索。他们自称是地球上唯一一支“有着唱中文歌的法国主唱和巨大音乐包容性的乐队”。


他参加的摇滚乐队“了不起的保险员”参加了中国摇滚大赛,并在香港赢得冠军。


另外还有“大鼻子rap 乐队”(说唱),“The Maix 爵士乐队”(爵士)。


2013 年,他组建了一支新的乐队“张思安与乐队”(Djang San + Band),进行更广泛的音乐探索。这支乐队的风格很难被定义,它包含着车库、民谣、实验、爵士、电子、朋克等等。


在去年发行的专辑《桥》的简介里,他说他们想通过音乐建立起一座连接文化界限的桥。这座桥超越了音乐风格的界限,让听众能在时间和空间中穿梭,从东方到西方,从过去到未来。这张专辑大概是最能体现他的音乐理念的一张。


张思安

张思安

在这里我突然想到了前几天看到的街声香港的音乐总监关于目前大陆摇滚的批评:


张思安

张思安

在这里我无意对这个问题进行更深入的讨论,不过张思安应该算的上一个认真做“大陆摇滚”的音乐人。


我将他的音乐推荐给我的朋友,我说听听看吧,里面有一种中国传统的乐器。我的朋友听完却跟我说:“有点尴尬”。


张思安带着他的音乐项目参加过不少音乐节,也经常出现在北京的各个演出场地。但在推广自己的音乐和理念的道路上,却仍然不那么顺利。在之前的一期看见 FM 里,他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不是一个在中国做音乐的外国人,我是一个在这个地球上做音乐的人。希望大家能理解我的这种想法,去听我和像我一样的音乐人的音乐。”


在这样的一条“有点尴尬”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值不值得,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文/太空人



分享到:
去TA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