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志

封面人物 ARTIST

Paskura 前进前进!不论风格不要口号

VOL.796 2016.03.02
分享到:

这是一支很难用风格去定义的乐队,并且来自那个寒冷之国:俄罗斯。跟他们的大多数后摇同乡不一样的是,他们选择了一条极其另类的路,做一支混合了前卫、朋克、金属和后摇的乐队,他们在实验性方面似乎要走得更加洒脱和彻底。一次聚会中他们彼此得知,各自都在为乐队寻找新的乐手,结果面面相觑后,恍然大悟,从高中认识至今他们居然没有想过好好组成一支乐队,一夜畅饮后,这几个俄罗斯的热血青年决意退出各自的乐队组成一支乐队,这只乐队就是现在的 Paskura。


Paskura 的含义和它的无法考据的词源一样生僻,这是在马其顿教会里非常普通的一种发酵面包的名字,乐队不知道从哪里看到或者听到了这个马其顿语,发现它的发音正是乐队所久久寻求的那种怪异感,于是这种“面包”就进入了俄罗斯的独立音乐领域。这个故事的开头听起来是不是充满了荒谬和趣味?在经历了一次人员更替后,乐队开始了第二张专辑 Myriad Eyes 的创作,“它是一张具有哲学意义的专辑,我们用八首音乐描述了一个人从出生到死去的过程,最后一首歌听起来就是一首挽歌,不是吗?”的确如乐队所言,专辑明显的带着生命的起伏,像是贯穿了纯洁的青春,激烈但稳重的中年和垂暮之年,它并不如那些如雷贯耳的乐队那样充满媒体们的史诗级评价,但它足以让人树起生命的敬畏和对乐队的赞美。我们好奇,这支来自遥远但并不陌生的国家的乐队是否有什么令人激动的座右铭,答案是:我们从来不生产口号,我们只是努力去做事,努力去表演,努力去表达!


Paskura

他们的青春期和很多的俄罗斯人一样,充斥着烈酒和精神狂热,和那些人不一样的是,这几个人先后被摇滚乐俘获,成为了 A Perfect Circle, The Mars Volta, David Bowie, King Crimson, Tool, Red Hot Chili Peppers, Radiohead 的歌迷,有了这些解药,他们终于可以在青春的时光里通过这样的音乐打发无聊和排解痛苦。在一年前错失了一次美国巡演后,乐队的排练变得更加紧凑,似乎是在为那次错失的美国巡演找回些东西,这种热切的盼望和努力得到了回报,美国,法国,英国等地音乐杂志和网站开始关注这支兴起的俄罗斯乐队,形容他们为具有宇宙哲学的后金属乐队。对于一支处在欧洲音乐中心国家之外乐队来说,这样的评价已经足够可以用来炫耀。


在他们把邮件投给了友谊唱片后,双方一拍即合的快感冲散了他们的错失美国的遗憾。巡演将从吉他手曾经踏足过的香港(3月8日)开始,从南至北,历经广州(3月10日)、杭州(3月11日)、上海(3月12日),最后将在北京(3月13日)School 的一夜躁动和痛饮后搭乘一架呼啸的飞机回到寒冷的莫斯科。期待当然是存在的,并且一直将保持到演出结束的最后一刻,“我们无法形容这种激动,我们只是想很快的飞到中国去看看,我们在这里遇见了很多的中国人,等到下次我们回到莫斯科的时候,我们终于可以有了谈资去跟他们聊天和说话。”


Paskura

吉他手在两年前曾经自己去香港旅行,“曾经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过未来我们去中国大陆巡演,居然我们做到了。”而促成这次巡演的是一家中国的独立厂牌友谊唱片,这是一家在 2010 年初成立的厂牌重启后的第一个动作,正如厂牌主理人朱尔摩斯说的那样,他要回归专注地经营厂牌这件事。这是两件都令人期待的事,并不是为了什么多深的情怀和高傲的梦想,“我们总该为还算年轻的身体和头脑付出点什么。”


Paskura

文/塞林不格



分享到:
去TA的主页